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大明铁卫 > 第五百五十六章 大结局

第五百五十六章 大结局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  
  济尔哈朗、索尼、图赖、谭泰、扬古利等人围绕在一驾马车旁,指挥巴牙喇们抵抗。只是巴牙喇再勇猛,也挡不住两三倍优势的火铳火力,周边的马甲们越来越稀疏,亲王贝勒们也不得不操起弓箭亲自上阵。
  
  索尼眼尖,射出一箭后,余光看到了远处的动静,低呼一声:“不好了,明军援兵到了!”
  
  所有人望向来的方向,只见尘土飞扬,大队步兵气势汹汹地逼了过来,人数大约上万。人人心头都是一紧,光应付眼前的骑兵就很吃力,再加上万余步兵包围,只怕凶多吉少。
  
  文登营那边开始喊话:“鞑子听着,尔等大势已去,吾军统帅陈将军领兵亲至,放下兵刃投降,或许能暂免一死!”
  
  “呸,大清勇士宁远战死,也不会向明狗投降!”谭泰破口大骂,越众而出,将弓拉成满月,瞄准了喊话的军官。
  
  “呯”的一声,一枚铅弹恰好击中了谭泰的额头,血花四溅,手一松,箭矢无力地斜射向空中,仰面而倒,脚却勾在马镫上,倒吊半空。
  
  “谭泰!”扬古利悲呼一声,想去搀扶,却被两支火铳不约而同击中,一枪击中大腿,一枪命中腹部,绽开两个血洞,惨叫一声跌落马下。
  
  顷刻之间就阵亡了两名两黄旗重要人物,一时间人人自危,顾不上手臂酸软,箭矢不要命地往对面倾泻过去,不少文登营骑兵应声落马。对面也不示弱,枪声大作,铅弹雨点般飞来,巴牙喇们成排成排地倒下。
  
  济尔哈朗满心悲壮地看着这一切,却无能为力,他看了看越来越近的援兵,掉头钻入了身旁的马车。
  
  身穿明黄服饰的皇太极赫然躺在车中,仍然昏迷不醒。
  
  “陛下,臣该死,臣无能,局势居然恶化至斯……”济尔哈朗匍匐在皇太极身旁,悲哀地低喊。
  
  外面的枪声、喊杀声交织在一起,震耳欲聋,皇太极却安静地躺在床上,济尔哈朗一旁悲戚不已,氛围有些诡异。
  
  进行了自我忏悔之后,济尔哈朗终于下定了某种决心,摸出了一把刀柄金边镶玉的匕首,端端正正跪坐。
  
  “陛下,如今明军合围之势已成,皆乃臣无能所致,故无颜苟活于世,亦不愿被明军生擒承受屈辱,就先走一步了……”
  
  说完“遗言”,济尔哈朗便举起匕首往胸口刺去,就在这时,耳边传来了一声虚弱的声音。
  
  “好奴才,你死了干净,便要留朕一人承受屈辱吗?”
  
  济尔哈朗闻言大惊,定睛一看,一直沉睡的皇太极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,虽然满脸憔悴,但眼神依然透着一股犀利。
  
  “陛下终于醒了,臣该死,臣无能,还请陛下主持大局啊!”济尔哈朗悲从中来,伏地嚎啕大哭。
  
  皇太极略有些吃力地开口:“且不要废话,先捡要紧的说,外面局势如何?”
  
  济尔哈朗抹了一把脸上的眼泪,惶恐地回答:“肃亲王、睿亲王按陛下旨意,兵分两路抓丁,臣领两黄旗退守滦州接应,但左右两路分别被关宁军、东江军拖住,文登营大军夜行百里发起奇袭,已然占据上风,我军不敌,现已被合围……”
  
  皇太极脸上一阵抽搐,努力消化着这番信息量极大的话。
  
  他无法相信局面会急剧恶化到如此地步,大清自父王努尔哈赤起兵以来,从来都是胜多败少,何曾沦落到这般田地?
  
  他却不知,当初交代方略的时候,只说了一句多抓壮丁劫掠财物,免得空手而归,后半句“量力而为,形式有变及早抽身,避免被拖在关内缠斗”来不及说就再度昏迷,导致众人因为害怕责罚,拼命地深入腹地抓丁交差,结果因臃肿的队伍拖累,被陈雨布局,以田忌赛马的策略分别拖在保定和蓟州,以至于两黄旗孤立无援,被文登营直捣黄龙大破军营。
  
  听着外面越来越密的枪声,皇太极咬牙说道:“刀都要架到朕的脖子上了,还如何主持大局?”
  
  济尔哈朗无言以对,只能连连叩头,将木板撞的咚咚响,反复说:“臣该死……”
  
  放在往常,皇太极早就一脚踹过去了,只是现在手指头都抬不起来,只能作罢,再一想,原本以济尔哈朗作为临时主帅,看中的就是他不争不抢的态度,能够协调豪格和多尔衮等人的纷争,本就没指望其力挽狂澜,被人兵临城下,只能说老天没有站在大清的这一边。
  
  “难不成大清蒸蒸日上的大好局面,就要在今日毁于一旦?”皇太极绝望地想。
  
  就在君臣两人问答之际,外面的局面似乎更不利了,有人大声呼喊:“击杀所有马甲,留下那辆马车,伪汗皇太极一定在其中,将军有令,活捉皇太极,献入京城游街示众!”
  
  两人均大惊失色,济尔哈朗手足无措,“陛下,怎么办?”
  
  皇太极想象了一番自己被装入囚车游街示众的景象,不寒而栗,脱口而出:“不,朕宁愿死,也不受明人的羞辱!济尔哈朗,朕命你立刻动手,先送朕走,再自行了断!”
  
  济尔哈朗连连点头:“臣领旨。”
  
  说着举起匕首对准皇太极的胸口,“陛下,臣斗胆动手了。”比划了半天,却不敢下手,毕竟要杀自己的皇帝,仓促间没有这个心理准备。
  
  “废物!”皇太极不知道哪来的力气,颤抖着抬起了手臂,抓住刀柄往胸口刺下,鲜血慢慢浸透了衣襟。
  
  “陛下……”济尔哈朗悲呼一声,抽回匕首,奋力往脖子抹去,鲜血喷溅而出,颓然倒下。
  
  没过多久,帘子被掀开,蒋邪探头进来,满脸懊恼,“终究来晚了一步。”
  
  一个多时辰后,战斗彻底结束,粗略清点之下,清军被歼万余人,伤兵近两万人,剩余数千人溃逃,文登营伤亡也达到了八千余人,士兵们开始打扫战场,收拾残局。
  
  陈雨被众人簇拥来到战场中心,看着满目疮痍的军营和漫山遍野的尸首,心情复杂。战略目的达到了,但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,只希望此战过后,不会再有这样规模的战争。
  
  装着两具尸体的马车被推到了陈雨面前,帘子掀开,皇太极肥硕的身躯映入众人眼帘,明黄龙袍上的一滩血渍格外扎眼。
  
  陈雨仔细端详,这就是明末最强的枭雄,在原本的时空里,他一手奠定了满清皇朝的根基,缔造了一个延绵几百年的大清朝,现在终于死在自己手上,历史的走向就此改变。
  
  他低头默念:作为对手,我佩服你,如果没有穿越者出现改变历史,你就是满人最杰出的骄傲,这个时空最耀眼的枭雄;但作为汉人,我必须毁灭你,因为你亲手缔造的大清,把中华带入了黑暗的几百年,从此落后于世界。
  
  良久,他抬起头,拔出佩刀,虚劈一记,回首指向西面,高声喊道:“奴酋授首,大军凯旋!”
  
  “奴酋授首,大军凯旋!”
  
  将领们跟着呼喊起来,然后逐渐蔓延到整个战场,所有的士兵都停下手中的动作,欢呼起来,高亢的呼声响彻云霄。
  
  公元1936年,崇祯九年,腊月,岁终。北直隶的大战,终结了满清的命运,继两黄旗被歼之后,多尔衮和豪格两路大军也先后被围歼,自皇太极以下,几乎所有能叫得出名字的满清贵族不是战死就是被俘,八旗主力悉数被歼灭在关内,陈雨创下了震铄古今的大功,震惊海内。大军凯旋之日,京城万人空巷,陈雨的名字甚至被刻上牌匾供奉于正堂。
  
  次年二月,以内阁大学士唐世济和兵部尚书陈新甲为首的大臣集体上书,崇祯闭门三天后,让位于太子,成为太上皇。因太子尚且年轻,陈雨被任命为摄政王,掌军政大权,开始了大刀阔斧的变革,裁撤边军冗员,统一编练精干新军,并开征商税,废除海禁,发展海外贸易。五年后,新皇让贤,禅位于陈雨,为避免动荡,国号不变。
  
  励精图治后,大明一扫颓势,国力蒸蒸日上,抢在西欧各国之前开始了工业革命,中华大地进入了一个崭新的时代。
  
  ————全书完————
  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