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沈家九姑娘 > 第三百五十章一个轮回

第三百五十章一个轮回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沈丹遐在寿康宫烧纸钱的时候,寿安宫里的赵太后已接到消息,“居然封陶氏那个贱人做圣德夫人,封徐朗做国公,那个孽子这是爱屋及乌?”赵太后一直误会高榳对沈丹遐有男女之情。
  “太后,要不要把这事透露给皇后?”旁边摇着扇子宫女低声问道。
  “让她知道也好。”赵太后阴冷地笑道。借杨灵芝的手去对付孽子的心头好,让裴国公府和睿国公府对上,让那个孽子左右为难,只有前朝乱,她才可以报杀子之仇。
  沈丹遐无从知晓赵太后对她暗中的算计,在寿康宫逗留了半个多时辰,和徐朗带着高榳给他们的赏赐,离宫回家了;徐家祖宅上的匾额已换成,睿国公府。
  徐家还在孝期,虽然得了国公的爵位,也没有摆酒庆贺,赵家和沈家摆了酒宴;徐朗和沈丹遐没有去道贺,身上带孝去吃喜酒,是给人家添晦气,不能那么不懂礼数,送了份厚礼过去表示就够了。沈家也因此分家了,不可能两个侯爷住在同一个大院里。
  皇上大方的赏了沈柏寓一个大院,和沈家的旧院仅隔着一条小巷,靖南侯府和靖北侯府的匾额上的字跟睿国公府匾额上的字都是御笔。
  皇上守孝是以月代年,守满三个月即可,三个月一过,皇上露出了他的獠牙,那些站在赵太后一边的人,到了该清算的时候了,该贬职的贬职,该罢官的罢官,该流放的流放,该抄家的抄家,百姓们都不觉得奇怪,这世上有崛起就有败落,一朝天子一朝臣。
  三个月的时间,不长也不短,皇上在前朝大刀阔斧,杨灵芝在后宫也蠢蠢欲动,不过她并不是想和赵太后争夺宫权,争了三个月,她没争赢,所以想在别处找补回来。
  杨灵芝对于皇上如此厚待沈家和徐家,一直很不满,先前她还以为真是跟宫变有关,沈家和徐家是有功之臣,现在才知道是为了沈氏那个骚狐狸。
  “娘娘,奴婢上回一见那沈氏,这女人,眼带桃花,是个天生的狐媚子,蛇行雀步,是个不安于室的**,最会勾引男人了。”庞琳端了碗燕窝羹过来了。庞琳改名换姓,并隐瞒了她与徐朗和沈丹遐交往的事,这样她挑拨起来,才更有效。
  杨灵芝冷哼一声,“一个女子嫁人了还不守妇道,水性杨花,居然敢勾引天子,不要脸。”
  “娘娘,现在沈氏守孝不能进宫,等孝期满,懿贵妃一定会宣召她进宫的,她又是国公夫人,进出宫中不要太容易,她肯定会勾引皇上的。”庞琳继续说沈丹遐的坏话。
  “去拿一本《女诫》送去睿国公府,就说是本宫赏给她的。”杨灵芝怒道。
  “奴婢遵命。”庞琳低头屈膝行礼,唇边闪过一抹阴谋得逞的笑。
  庞琳没有亲自送《女诫》去睿国公府,她还要藏在暗处使阴招,她让一个女官去的,还是声势浩大地去的,还有意告诉别人,皇后娘娘赏了本《女诫》给睿国公夫人。
  《女诫》是规范和教导女子做事做人,皇后娘娘赏《女诫》给睿国公夫人,就表明睿国公夫人在这方面有所欠缺;沈丹遐收到《女诫》差点没气死,等女官离开后,“这杨灵芝什么意思?送本《女诫》给我,老娘哪里没做好?相夫教子,识大体,明大义……”
  徐朗其实也很恼火,但看着炸了毛的沈丹遐,赶紧安抚,“别生气,不用和一个没脑子的蠢妇计较那么多,放心,老公会帮你出气的。”
  “怎么出气?人家是皇后,是国母,早知道这样,我才不帮燕王呢,让她跟着沾光,狗仗人势。”沈丹遐对名声是不怎么在乎,但杨灵芝这样往她身上泼脏水,她没法忍受。
  “怎么气得连老公的话都不信了?”徐朗点了下她的鼻子,“放心,她这个皇后,做不了多久。”
  沈丹遐靠进他的怀里,“你说她好好的针对我做什么?”上次逼她扮宫女,这次赏《女诫》给她,可她自问没有得罪过杨灵芝啊。
  “或许是因为懿贵妃。”徐朗猜测道。
  沈丹遐叹气,“好吧,杮子捡软地捏,她拿懿贵妃没法子,就来欺负我。”
  宫里,懿贵妃徐蛜知道杨灵芝赏《女诫》给沈丹遐,气得要摆驾往启元宫去,找杨灵芝讨要说话,走到一半,徐蛜道:“转去勤政殿。”她虽是贵妃,但压不过皇后,能压住皇后的,只有太后和皇上,可太后如今在深居寿安宫,万事不管,那她只能去找皇上了。
  “李公公,请帮本宫通报,本宫有要事求见皇上。”徐蛜从鸾驾上下来道。
  李德清犹豫了一下,道:“娘娘请稍等。”
  皇上正在批阅奏折,得知徐蛜求见,微愣了一下,“让她进来。”
  徐蛜进门就跪下了,“求皇上为妾身作主。”
  皇上神情有几分不快,“怎么了?”在他处理政事的时候,这些女人一个两个的来打扰,这是想要做什么?
  “妾身娘家三嫂在家里守孝,安分守己,皇后娘娘派女官赏了本《女诫》给妾身的三嫂;皇上,妾身受委屈,妾身可以受着,但皇后娘娘这样羞辱妾身娘家,妾身忍不下去,求皇上为妾身作主。”徐蛜磕头道。
  皇上紧握了一下手中的御笔,淡淡地道:“她赏《女诫》给你三嫂,你也可以赏《女诫》给她母亲。”
  “啊?”徐蛜惊愕地抬头看着皇上。
  皇上冷笑道:“她是皇后,可以往宫外赏东西,你是贵妃,也可以往宫外赏东西。”
  徐蛜一下就领会了皇上的意思,笑了起来,道:“谢皇上指点,妾身这就赏一本《女诫》给裴国公夫人,让她好好的诵读。打扰皇上了,妾身告退。”
  徐蛜离开后,皇上将笔丢在龙案,低声道了句,“不知所谓。”
  李德清听到了,神情不变,心里暗自盘算,皇上说得是谁?皇后还是懿贵妃?
  徐蛜也让身边的女官,大张旗鼓地捧着一本《女诫》去了裴国公府,赏给裴国公夫人;上午皇后赏本《女诫》给睿国公夫人,下午懿贵妃就赏本《女诫》给裴国公夫人;各府恍然大悟,原来是两位后宫主子斗法,害两位国公夫人受了无妄之灾。
  “要不要我进宫去问问怎么回事?”沈丹遐这会子不气了,论年纪、论名望、论资格,裴国公夫人都要在她之上,裴国公夫人都收到了《女诫》,她收一本貌似也没啥了。
  “用不着,懿贵妃和皇后相处了这么多年,她知道怎么应付,我们不用管。”徐朗淡然道。后宫现在一片混乱,若是徐蛜没有能力立足,那外面的人再怎么帮她,都是徒劳。
  烂泥是扶不上墙的,沈丹遐明了的颔首,将那本《女诫》垫箱底了。
  杨灵芝得知徐蛜赏了本《女诫》给她母亲,勃然大怒,就要亲自去崇德宫找徐蛜算账,她的奶娘说了句,“懿贵妃赏《女诫》之前,去了趟勤政殿。”
  杨灵芝脸色巨变,踉跄地向后退了两步,“这……这是皇上的意思?”上次皇上放狠话要废后,她已被吓着了,龟缩了三个月,才让心神安定下来,这下又呯呯乱跳了。
  见杨灵芝面露惧色,庞琳知她胆怯,目光一转,给她找台阶下,“娘娘,您根本无须去崇德宫,明天懿贵妃会来请安,到时候,您再责问她也不迟。”
  “好,本宫就在启元宫等她来。”杨灵芝坐回宝座之上。
  后妃之争,由此事正式拉开序幕,后宫众人纷纷站队,斗得不亦乐乎,每天都有人被罚抄写宫训什么的。赵太后幸灾乐祸,“后宫好久没这么热闹过了,真是好呀,哈哈哈。”
  “什么事让母后笑得如此开怀?”皇上的声音从门口传来。
  赵太后敛去笑容,冷着脸问道:“你过来做什么?”
  “儿臣来看望母后。”身穿龙袍的皇上大步走了进来。
  赵太后嗤笑一声,道:“有话就直说,少说废话,哀家不想看到你。”两人之间已是死敌,她于他有杀母之仇,他于她有杀子之仇,能不见面,还是少见面的好。
  皇上走到她对面坐下,道:“朕以为四皇弟病逝后,悲痛欲绝的母后会在寿安宫过养老,不问世事的日子,没想到母后人老心不老,事必躬亲。”
  赵太后叹了口气,道:“哀家也想过含饴弄孙的清闲日子,可是没孙子承欢膝下,哀家也只能管点闲事打发时间。”想要她手中的宫权,就拿儿子来换。
  “四皇弟在那边很孤单,朕觉得把大皇妹或者二皇妹送过去陪他,母后觉得如何?”皇上笑问道。
  赵太后一拍榻几,“你敢。”
  “母后要不要赌一赌?”皇上眯着眼问道。
  “你……你这个恶魔。”赵太后骂道。
  皇上唇角露出淡淡的笑,但笑不及眼底,“母后当年杀人夺子时,就该想到会有今日的后果。”
  赵太后早就猜到皇上已知实情,并不惊恐,冷冷地道:“她背主勾引主子的男人,她死有余辜。”
  皇上握紧了拳头,道:“朕查过,若不是母后送来的那碗解酒汤,先帝不会行那畜牲不如的事。你算计了先帝,算计了朕的生母,却还要摆出受了伤害的样子,你真是卑劣无耻。”
  赵太后抿了抿唇,沉默片刻,道:“以前的事,过去了,没必要再说,宫权,哀家可以交出来,但是……”
  “没有但是。”皇上打断她的话,“今天朕不是来跟你讨要宫权的,今天朕是来警告你的,你若不肯在宫里安分过日子,那朕就送你去马头山的普宁寺静养。”
  “你敢!”赵太后又拍了一次桌子。
  “母后说是送大皇妹去陪四皇弟好,还是送二皇妹去陪四皇弟好?”皇上问道。
  看着气得脸色铁青、浑身发抖的赵太后,皇上心情舒畅,大笑着扬长而去,不过宫权到手了,他交给了杨灵芝,但是又给了徐蛜和赵忎之协理六宫之权。杨灵芝虽然生气,却忍了下来。
  时光如梭,很快就到了腊月二十七,皇上来启元宫,跟杨灵芝商量除夕夜宴的事,“眼瞧着这几日又要下雪,我们皇家虽以月代年守孝,但毕竟父皇新丧,这大年三十也就别折腾,设晚宴了,让辛苦一年的臣子们在家里好好的过个团圆年,别误了初一的登基大典。”虽然高榳已经是大丰的实际掌权人,但为了表示孝道,登基大典定在了明年正月初一,新年新岁新气象。
  “妾身也是这么想的。”杨灵芝讨好地笑道。
  “就摆个家宴。”皇上笑道。
  “皇上,妾身有句话不知当讲不讲。”杨灵芝瞧着皇上的心情不错,壮着胆子道。
  “不知道当讲不当讲,那就不用讲了。”皇上脸色微冷地道。
  杨灵芝哽了一下,道:“皇上,大过年的,不接三皇子回宫,这不太合适吧,哪有把孩子放在臣子家过年的道理?”她其实怀疑高磊是皇上和沈丹遐的儿子,所以皇上才找借口将人送去徐家,让他跟在亲娘身边。
  “朕已派人去接他回宫了。”皇上站起身,“你好好准备除夕家宴。”
  “皇上,就快要用午膳了。”杨灵芝想要留住他。
  “朕和贤妃说好了,去她那儿吃。”皇上抬腿走了。
  “恭送皇上。”杨灵芝看着皇上的背影,心酸落泪,皇上已经好久没陪她一起吃过饭了。
  皇上派出的人已到了睿国公府,知道皇上要接高磊回宫,沈丹遐虽舍不得,但还是亲自帮他收拾东西。高磊跟在沈丹遐身后转,“舅母,过完年,我还能不能回来住?”
  “估计不能回来住了。”沈丹遐拿起一个竹质笔筒,“花卷,这过还要吗?”
  “要。”高磊点头,眼泪汪汪,“舅母,我不想回宫。”
  “花卷,这恐怕不行,你是皇子,你得住在皇宫里。”沈丹遐摸着他的头道。
  高磊擦了擦流出来的眼泪,“那我想您了怎么办?我想哥哥姐姐,可不可以出来看你们?”
  “当然可以,只要你父皇母妃同意就可以了,乖,不哭,舅母也会想你的。”沈丹遐抱着他,在他脸上亲了一下。
  “舅母,您每天都想我。”高磊提出要求。
  “嗯,舅母每天都想你。”沈丹遐笑着答应了。
  收拾好东西,徐朗带着常氏兄弟亲自送高磊和那几个内侍进宫,沈丹遐不放心,怕这是杨灵芝的阴谋,虽然徐朗说这个可能性很小,但沈丹遐坚持小心驶得万年船。
  过了年,到了正月初一,徐朗和沈丹遐还在孝期,不用一大早赶去乾清殿,沈丹遐披着斗篷,站在廊下,抬眸望天,道:“昨儿还是阴沉沉的,今天阳光明媚,是个好的开始,今天的登基大典必然顺顺利利。”
  这是个美好的想法,可是从外面进来的福婆子没听到,见沈丹遐站在廊下,着急地喊道:“夫人啊,开雪眼,风寒刺骨啊,你怎么站在这里?会受寒生病的,赶紧进暖阁烤火。”
  “福妈妈,你可真是煞风景。”沈丹遐斜睨她道。
  “夫人要赏风景,等天气暖和了再赏,现在赶紧进去。”福婆子扶着沈丹遐的胳膊,强行把她搀进暖阁里去了,然后出来训丫鬟们,说她们没伺候好主子。
  说话间,徐朗领着泡完药澡的五个小子从浴室出来了,进暖阁,五个小子下跪给沈丹遐拜年,沈丹遐拿出红包一人一个,“饺子,今年怎么不唱拜年歌了?”
  “娘,人家已经是大孩子了,不再做小孩子的事了。”饺子板着小脸,严肃地道。
  沈丹遐轻笑一声道:“可是娘想听怎么办?”
  “那好吧,人家老莱子七十岁还彩衣娱亲,我饺子也可以的。”饺子拍拍胸口道。
  “好了,娘逗你呢。”沈丹遐轻捏了下他胖胖的小脸。
  饺子嘻嘻笑,“我知道娘在逗我。”
  到下午,消息传开,皇上已改年号为泰祥。
  就如福婆子所言,初一的太阳是开雪眼,初二大雪纷飞,下了整整一天,整个锦城变成了一个冰雪世界,这下了出来走亲访友的,步伐艰难。
  到了三月,春暖花开,胖胖拗不过饺子的央求,带着四个弟弟,以及戴着帷帽掩藏起容貌的晴儿,在护卫的陪伴,去郊游,顺便还叫了上康康和赵甜;赵甜是二房的姑娘,可是小王氏容不下她,孙桢娘也舍不得她,于是在沈丹遐提议下,徐朗说服了徐朔,将赵甜过继到了四房。
  送孩子们出门后,处理完内务,无事可做的沈丹遐拉着徐朗坐在院子晒太阳对弈,一局还没分出胜负,莫失过来禀报道:“国公爷,常大哥在外面说有事求见。”
  徐朗将手中的棋子放回棋盒里,起身道:“我去去就来。”
  沈丹遐没有让婢女收拾,就那么原样摆着,等徐朗回来,可这一等就等了一个半时辰,徐朗回来时,已换了身衣裳,穿着国公服,“你出门了?”
  “进宫面圣了。”徐朗把手上的锦盒递给她。
  沈丹遐边接过锦盒,边问道:“出什么事了?”
  “你打开看看。”徐朗答道。
  沈丹遐打开锦盒,看到里面的东西,蹙眉,“这是……龙形树根?哪来的?”
  “五皇子捡的。”徐朗在榻上坐下。
  沈丹遐脸色微变,“有人要对付懿贵妃。”那树根乍看确实是龙形,常言说真龙在天,这树根的模样也是龙盘旋在云中的样子,不过,虽然惟妙惟肖,可仔细一看,就能发现这树根是被人精心做过手脚的,“好歹毒的手段,皇上是什么意思?”
  高砜是小孩子,有好奇心,看到这涂了金粉,在阳光上闪闪夺目的东西,自然会去捡。
  “让我查幕后之人。”徐朗合拢盖子,将锦盒放置一边。
  沈丹遐冷哼,“这还用查吗?除了杨灵芝就不会有别人了。”
  “虽知道有可能是她做,但若是没有确凿的证据,无法将她问罪,她是皇后,膝下还有一个皇子,背后还有裴国公府。”徐朗解释道。
  不管是徐朗还是沈丹遐,甚至皇上,都怀疑是杨灵芝做的,但杨灵芝还真是被冤枉的,这事不是她干的,她在启元宫亦是气极败坏,她的儿子是嫡出长子,日后必然是要继承皇位的,高砜算是哪根葱哪根蒜?
  “皇上如何处置的,你去给我打听下!”杨灵芝吩咐大宫女道。
  大宫女早已经打听过了,禀报道:“皇上派了龙廷卫查了,还宣召睿国公进宫了,不过懿贵妃那儿,没什么动静,也不见有人去盘问,皇上还命人严守此消息,不准往外泄露,还说,若有人敢将此事传到宫外去,就割了他的舌头。”
  “哐当”杨灵芝怒气上涌,抓起手边的茶盏,重重地摔在地上。
  这宫里,还有别人希望高砜当太子吗?除了徐蛜,就没别人了,皇上居然把她排除在外,这查跟没查有什么二样?皇上根本就是在保她。
  皇上不查,她来查。杨灵芝走出去,大声命令侍卫道:“你们去把懿贵妃给本宫抓来。”
  皇后有皇后的侍卫队,但她这个命令一下,众侍卫面色有些难看,徐蛜虽然只是个贵妃,可是她有协管六宫之权,身边还有两个皇子和一位公主,宫外还有睿国公;皇后和懿贵妃比较起来,皇上更宠爱懿贵妃一些,他们若真上崇德宫抓人,只怕皇上会拿他们问罪。
  见他们犹豫,杨灵芝怒不可遏,正要训斥,庞琳进来了,一看这情形,上前行礼道:“娘娘,奴婢有急事要禀告。”
  “有什么急事,稍后再说。”杨灵芝皱眉道。
  “娘娘,这事非常紧急,还请娘娘听了之后,再做决定。”庞琳坚持道。
  杨灵芝盯着庞琳,冷哼一声,“跟本宫进来。”庞琳半躬着身子,跟在杨灵芝身后。
  进到里间,杨灵芝在榻上坐下,“有什么事,说吧。”
  “娘娘,奴婢知道您很生气,可是现在断然不是抓贵妃娘娘的好时候,会坏了大事的。”庞琳劝道。
  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会坏了什么大事?”杨灵芝不解。
  “娘娘,难道您不记得元宵节的事了?上次皇上护着懿贵妃,这次皇上又要护着懿贵妃,不让查,娘娘若这时问懿贵妃的罪,皇上必然会以为娘娘是借题发挥,故意寻事整治贵妃娘娘,或许还会怀疑是娘娘设下的计谋,暗害贵妃娘娘。”庞琳分析道。
  杨灵芝手掌猛地往榻几上重重一拍,怒道:“岂有此理,本宫还真拿她没办法了?”
  “娘娘息怒,要整治贵妃娘娘这事,要从长计议,皇上能护住贵妃娘娘一次,两次,甚至三次,四次,可是这样事,一而再,再而三的发生,皇上肯定会心生厌恶,到时候皇上不再护着她时,娘娘再出手整治她,岂不是手到擒来。”庞琳眼中闪着恶意的凶光。
  这话杨灵芝听进去了,“好,本宫就暂且忍着她。”
  事情已经过去了半个多月,沈丹遐有追问过徐朗,是否查到了证据?
  “查到了,不是皇后做的。”徐朗答道。
  “不是她,哪是谁?”沈丹遐有点意外。
  “是太后。”徐朗沉声道。
  “这个老女人还真是不安分。”沈丹遐撇撇嘴,“皇上打算怎么处置她?”
  “不知道,皇上没说,我把证据交给他,就出宫回家了。”徐朗躺在榻上,又可以继续清闲了。
  为赵太后这一次不安分,付出代价的人是二长公主,过了几日,二长公主落水身亡,看着木板上躺着失去生命的女儿,赵太后心如刀割,“林儿,林儿啊。”
  皇上走了进来,挥手,让宫女太监退了下去,“母后,还请节哀顺变。”
  听到声音,赵太后抬起头,瞪着通红的眼睛,盯着皇上,“是你,是你做的,你为什么要害死林儿?宫权,哀家已经交给你了,你为什么还要害林儿?你这个恶魔,你这个孽畜!你想怎么报复都冲哀家来,栶儿林儿都是无辜的。”
  “你能害朕儿子,朕为何就不能弄死你的女儿?”皇上冷笑问道。
  赵太后知道龙形树根一事,他查出来了,“那不过是件微不足道的小事,高砜也没怎么样,你怎么能这么狠心?”
  “论狠心,谁狠得过您,害死了亲生儿子,还不罢休,还要害死亲生女儿。母后,朕提醒您,您还有两次机会,大皇妹和您自己的命,都掌握在您自己手里,想死,您就尽管多惹点事,朕不会手下留情的。”皇上将手上的证据甩在赵太后的脸上,拂袖而去。
  二长公主的死,并没引起多少的风波来,皇上随便在城外指了个地方,将她的棺木埋葬了下去。
  经这事后,赵太后安分了下来,至于是长久的,还是暂时的,无人知晓。杨灵芝和徐蛜也不知道是否是达成某种协议,还是皇上出面说了她们,宫里难得的平静了下来。
  夜渐深,庞琳等杨灵芝睡下后,从寝宫里走了出来,空气十分沉闷,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奏。庞琳让小宫女把水送进了她的房间,准备沐浴歇息。
  进门,一道亮光闪过,庞琳就感觉到脖子上一凉,“穆,穆公子,是你吗?”
  “是我。”穆维收回了手中的利剑。
  “穆公子,这一年,你去哪儿了?”庞琳眨眨眼睛,让自己适应黑暗。
  “把灯点上。”穆维寻了个角落坐下,不让身影被灯照映在窗纱上。
  庞琳依言点亮了油灯,在桌边坐下,“穆公子,你这次进宫,有什么打算?”
  “我要刺杀皇上。”穆维直言不讳地道。
  庞琳舔了下嘴唇,道:“皇上在勤政殿,那里守卫森严。”
  “我知道。”穆维做了四皇子好几年的护卫,跟着四皇子进出过勤政殿,“我不会去勤政殿,他何时会来启元宫?”
  庞琳惊了一下,道:“皇后娘娘已经失宠了,皇上就连初一十五都很少过来。”
  穆维皱眉,“把他的情况告诉我。”
  “皇上一个月,进后宫十天,两天去崇德宫懿贵妃那儿,两天去玉芙宫昭贵妃那儿,两天去重华宫贤妃那儿,另外四天,皇上随意宣召人伺寝。”庞琳答道。
  “今天他会去哪?”穆维问道。
  庞琳皱眉,道:“昨儿皇上去的是重华宫,今天他有可能去崇德宫,也有可能去玉芙宫,也……”
  “行了,不用说了。”穆维打断她的话。皇上的行踪不定,他没办法预先埋伏。
  庞琳突然想起了,“他每天就会去寿安宫给太后请安,虽然太后不见他,但他还是会去,寿安宫外没有禁卫把守。”
  “好,我先去寿安宫等着他。”穆维打开窗,飞掠而出,消失在夜幕中。
  庞琳盯着他离开的方向,目光闪烁不定,直到小宫女叩门道:“王姑姑,热水提来了。”
  “好。”庞琳边应声,边将窗户关上,去开门。
  一个小宫女领着两个大力嬷嬷,提了四桶水进来,将水倒进床后面的大木桶里。庞琳将人打发走,关上门,脱了衣裳,泡进水中,泡了约了一刻多钟,才从水里出来,换了身干净的衣裳,又去了杨灵芝的寝宫。
  “娘娘,娘娘。”庞琳将守夜的两个宫女屏退,在站床边,隔着帐幔唤道。
  杨灵芝有失眠症,并没真正入睡,听呼喊声,睁眼皱眉问道:“有什么事?”
  “娘娘,奴婢刚无意间听到一个惊天的消息。”庞琳低声道。
  杨灵芝坐起,“什么惊天的消息?”刚才她好不容易有点睡意,又被吵醒了。
  庞琳撩开帐幔,道:“娘娘,有人要刺杀皇上。”
  “真的吗?”杨灵芝惊问道。
  “奴婢亲耳听到的,他们打算明晨趁皇上去给太后请安时,刺杀皇上,娘娘,接下来该怎么做?要告诉皇上吗?”庞琳问道。
  杨灵芝不知道在想什么,低头不语,良久,道:“不要告诉,让他去死,他死了,让我娘家扶助我儿登基称帝,我做太后。”
  庞琳眼中闪过一抹鄙夷,真是个没脑子的女人,“娘娘,大皇子年纪小,这臣强君弱,是一个大隐患,日子只怕会很难过,而且三皇子五皇子有睿国公府撑腰,四皇子有曹家撑腰,睿国公和曹将军都手握兵权的,娘娘的娘家跟这两家对上,只怕没多少胜算。”
  “那你说要怎么做?”杨灵芝问道。
  “娘娘,明日可带人去给太后请安,趁机救下皇上,这样一来,皇上肯定感念娘娘之情,娘娘就能复宠,到时候,就可以奏请皇上立大皇子为太子。大皇子是太子,那是名正言顺的储君,三皇子四皇子五皇子再有人撑腰,也争不过大皇子了。”庞琳出主意道。
  杨灵芝笑着颔首,“不错,就这办。”
  自以为聪明的庞琳给没脑子的杨灵芝,出了个馊主意,两人完全都没想过,杨灵芝拿什么去救皇上?带着护卫去吗?一个皇后去给太后请安,带着护卫去,这是去请安,还是去炫耀武力?再说了,去请安为什么要带护卫去?是不是早就知道有人要刺杀皇上?
  次日,皇上散了朝,去寿安宫给赵太后请安,虽然赵太后根本不见他,皇上一般不会硬闯进去,除非有事,那就连通报都不通报,就直接进去了,今日没事,就隔着殿门,长揖为礼,喊一声,“儿臣给母后请安。”
  皇上扮孝顺儿子扮得很认真,赵太后的名声在宫外是越来越差了,但赵太后一点都不在乎,紧闭宫门,除了大长公主,谁都不见。皇上请完安,就转身要离开,就见杨灵芝浩浩荡荡地来了。
  “狗皇帝,拿命来!”穆维从藏身之地飞掠而出,因为皇上拦住了他的视线,他并没看到杨灵芝等人过来。
  “护驾!”李德清大声地喊道。
  杨灵芝见状,也喊道:“快,快过去保护皇上。”
  皇上身边带着两个带刀侍卫,十个内侍和六个宫女,宫女吓尖叫,内侍们到是和侍卫们都拦在了皇上的面前保护他。杨灵芝带来了十个侍卫,穆维的武功是不错,但是双拳难敌四手。虽然被他刺死了三个侍卫,但他也被活擒了。
  皇上走过去,抓住他的头发,往后一拉,将他的脸露了出来,“是你。”皇上认出穆维来了,“上回让你逃掉了,没想这次你会自动送上门来。”
  杨灵芝小跑了过来,“皇上,皇上,您没事吧?”
  皇上侧目看着她,问道:“皇后怎么会在这儿?”
  “妾身来给母后请安。”杨灵芝答道。
  皇上看着抓住穆维的两个侍卫,眼底闪过一抹疑色,勾唇笑了笑,道:“皇后有心了。”
  “应该的。”杨灵芝垂首道。
  “李德清,你带人把他押进大牢,朕稍后再审。”皇上挥手道。
  李德清领命而去。
  “让人把他们的遗体抬下厚葬。”皇上吩咐完,抬脚就走。
  “皇上。”杨灵芝喊道。
  “还有什么事?”皇上回头问道。
  “妾身让她们准备了荷叶乌鸡煲,皇上中午能来启元宫用午膳吗?”杨灵芝期盼地问道。
  “朕要审问刺客,没空。”皇上拒绝的十分干脆。
  “皇上这事可以交给刑部尚书去审问啊,何必要亲历亲为?”杨灵芝急切地道。
  “皇后,你僭越。”皇上淡淡地道。这个女人是把他当傻子耍吗?弄出这么一场如闹剧般的刺杀。
  “妾身……”
  皇上不等她把辩解的话说完,就大步离开了。回到勤政殿,皇上将沈柏密、赵诚之和徐朗宣召进宫;沈柏密现在是靖南侯兼任锦都府尹,赵诚之则是大理寺卿。
  “朕刚遇刺了。”皇上免了三人的礼后,就丢出一大炸弹来。
  “皇上可受伤了?”三人异口同声地问道。
  “没有,皇后带侍卫及时赶,将刺客抓住了。”皇上答道。
  三人微愕,这话里的意思有点不对;不过三人都没多言,领了皇上审问刺客之命,去大牢里提审穆维。
  傍晚,徐朗回到府里,进院就让婢女给他送热水进浴室,沈丹遐听到声音从屋里走出来,手里还握着一卷棋谱,“你去哪儿了?做亏心事啦,回来就沐浴,是要消灭证据吗?”
  “别过来。”徐朗知道她对气味敏感,不想让她闻到他从大牢里带出来的臭味。
  “你真做亏心事了?”沈丹遐停下了脚步,瞪着他问道。
  “别胡思乱想,等我沐浴了,再跟你说。”徐朗说着进浴室去了。
  沈丹遐转身回房,亲自拿干净衣裳进浴室,“爷,要奴家为您搓背吗?”
  “有劳夫人。”徐朗笑道。
  沈丹遐笑啐他一口,道:“美得你。”放下衣裳,又出去了。
  过了一会,徐朗沐浴完,穿着干净的衣裳出来了,进屋见沈丹遐盘脚坐在榻上,手里摆弄着一根擀面杖,笑问道:“夫人这是打算用私刑?”
  “老实交待,就少打几杖,胆敢隐瞒,被本夫人查出来,我会打得你毁容,省得你顶着张俊脸出去勾搭女人。”沈丹遐恶狠狠地道。
  “我老实交待,我去大牢了。”徐朗笑道。
  沈丹遐蹙眉,“好好的,去大牢做什么?”
  “皇上遇刺了,我去审问刺客。”徐朗坐在榻上道。
  沈丹遐愕然,“皇上出宫了?”
  “是在宫里遇刺的,皇上没事,刺客抓住,你猜那刺客是谁?”徐朗问道。
  “我认识的人?”沈丹遐讶然问道。她什么时候认识这么猛这么蠢的人?
  徐朗点头。
  “谁啊?给点提示。”沈丹遐放下了擀面杖。
  “要提示,得给点好处。”徐朗笑道。
  沈丹遐横了他一眼,下榻,趿着鞋,凑上去,在他嘴上轻啄了一下,“说提示吧。”
  “去余城的路上遇到的。”徐朗提醒她道。
  沈丹遐托着下巴,“去余城的路上遇到的人啊。”想了想,“不会是穆维吧?”
  “就是他,最近几年,他跟在四皇子身边,上次宫变,他逃脱了,这次是特意来刺杀皇上的。”徐朗简单地道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